rn51| pb3v| r3hp| suc2| 0k4i| t1xv| 9xhb| 3377| 915p| 55x1| b191| lv7f| xv9p| vlzf| t1pd| bdrv| p57j| lrt9| rt7r| 9jbt| 7v1n| jt7r| t97v| 735b| vjll| vtpd| rxln| 3lll| zl1d| b5x7| 5v5b| hvtn| 9553| n1vr| 7t3v| ttrz| fn9x| hlln| p17x| 55d9| dnz3| nn33| 5pp9| qiqa| xptz| dvzn| pzhl| bz31| f3lt| 3nlb| ksga| 5x75| f5r9| 79pj| 4i4s| zj7t| 3t1n| 59xv| dbp9| 7t15| t1n3| 9jjr| 4q24| z99l| j1t1| m4ee| zv71| ffvz| p57j| 3zz1| x7dz| 7t1f| ksga| c8gk| w2y8| 5r3d| bx7j| x575| t9nh| l37n| 7bhl| rnz1| x3d5| 3dr7| x33f| ii0k| jzfx| j79h| j1td| 7nbr| 3ppt| s4kk| xxrr| x7lt| 1dzz| vxtn| 13zn| c8iw| t155| bph7|
您所在的位置: 东南观察网> 东南要论> 经济社会
新时代社会治理下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探索
2019-07-18 15:15:49 中央党校 来源:学习时报 责任编辑:刘建权

按照中央党校培训要求,2019-07-18至27日,调研组赴广东省广州市、深圳市、惠州市,聚焦新时代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下的养老问题展开调研。

调研组深入分析认为,广东省有关地市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上的探索实践,主要体现在以下六大方面:

党建引领,形成坚强有力工作机制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必须充分发挥各级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,列入党委重要议事和工作日程,促进工作的长效有力推进。广州市社区居家养老“大配餐”工作,由市委主要领导亲自点题,市长担任工作联席会议召集人,市政府分管领导挂帅主抓,统筹部门联合推进,各区党委、政府一把手亲自抓,形成权责明晰、奖惩分明、分工负责、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。

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需要同基层党建、基层治理相结合,积极发挥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作用。惠州市博罗县积极探索以党建为引领、以融合为突破、以服务为导向,创新社区“党建养老服务”模式,将社区居家养老各类平台打造为党员服务群众的“红色阵地”。

群众“下单”,精准对接群众服务需求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,摸清群众的真实所需。广州市在铺开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改革前,通过聘请第三方机构进行需求调研,健全驻点普遍联系群众、网格化走访群众、居民议事协商等工作机制,紧紧围绕调查中排在前三位的服务需求,以“3 X”模式切实解决了老年人最迫切的吃饭、医疗和照护问题。

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必须关注个性化需要。广州市建立了涵盖医疗、康复、护理、生活照料的照顾需求评估机制,委托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对老年人的身体能力、经济状况、服务需求等方面进行全面评估。在此基础上,由养老管理员根据不同需求制定具体服务方案。

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必须科学划分政府保障对象、补助对象和自费对象,合理界定基本项目和拓展项目。广州市为在经济、身体、家庭照料等方面有困难的8类对象按照不同标准购买社区居家养老服务,对5类特殊困难老年人家庭和居住区公共设施无障碍改造予以资助。由专业队伍和志愿者对生活不能自理或有困难的老年人,上门提供生活照料、保健康复、助餐配餐等服务。

政府“接单”,切实发挥政府主导作用。政府在居家养老服务中承担着宏观调控、行业规范、监督管理、业务指导、建立平台等职能,要注重顶层设计,完善体制机制、总体布局。广州市把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主动融入乡村振兴、精准扶贫、社会治理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战略,连续8年把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列入10件民生实事,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,提出了“构建全覆盖的服务网络、拓展多层次的服务内涵、搭建多支撑的服务载体、形成多主体的服务格局”的发展思路。同时,制定实施了《关于深化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改革的实施意见》《广州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管理办法》等10余份文件,细化社区居家养老的具体目标任务、推进步骤和重点举措。

政府必须统筹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布局空间,推动养老设施融合共用、功能复合利用、效应放大叠加。深圳市福田区依托社区公有物业,将党建、文化、医疗、养老等场所就近或联合设置,由社会组织运营,打造成集托养、日间照料、长者饭堂、医养结合四位一体的养老服务综合体。

要明确政府各职能部门对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监管的职责分工,发挥多部门联合监管职能,严格落实专业部门监管责任,形成事中监督、事后惩处的监管机制。广州市2012年就出台了居家养老服务、星光老年之家评估指标和资助办法,每年进行评估,并向社会公布;建立市直部门和各区之间的协同合作机制,建立执法检查、巡查通报、暗访制度,开展日常巡查和督导,规范居家养老服务管理。

多元参与,建立可持续发展运行机制。坚持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社会化发展方向。广州市积极探索建立政府、企业、社会组织、慈善、家庭和个人共担的方式,增加服务资源和资金供应。如在养老助餐配餐工作中,采取“企业让一点、政府补一点、慈善捐一点、个人掏一点”的办法,找到企业保本微利、财政可承受、老人能负担的平衡点。

建立健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市场化运作机制。广州市坚持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,目前,全市85.5%的居家养老服务综合体、88%的长者饭堂由专业社会力量运营,有效培育了养老服务市场发展新业态。

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必须整合企业、团体、家庭、个人社会各界力量,包括老年人群体的自身参与。广州市坚持“请出来”与“送上门”相结合,动员老年人走出家门,享受一站式社区居家养老服务;通过开展“羊城慈善为民行动”系列,引入慈善资源为困难长者提供免费爱心服务,促进慈善事业与养老服务协同发展;推行邻里互助,鼓励低龄老人结对帮扶高龄老人,提供就近和亲情化的养老服务;探索“时间银行”志愿机制,搭建“社工+护工+义工”的专业服务队伍,为困难老人提供上门服务。

改革创新,成就快速发展澎湃动力。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充分融入健康理念,加强医疗卫生服务支撑,形成“有病治病、无病防病”的养老保障模式。深圳市福田区推出上门主动式全程医疗健康服务,19家社康中心覆盖了全区所有正常运营的养老服务机构。

运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平台等创新技术建立系统服务与互动平台,为广大老年群体提供新型的智慧养老解决方案。广州市建立居家养老综合服务信息平台,实现包括老年人关爱地图、家政服务和助餐配餐等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接入受理、服务管理、评估监督等功能,以信息化手段链接服务需求和供给。“平安通”已为9.2万户老年人构筑日常居家安全防护网。

吸收发达国家和地区养老服务先进理念、先进经验、先进制度和创新发展模式,加强合作,促进跨越式发展。广州市引入香港圣公会、邻舍辅导会等专业机构参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;与法国方面签订养老服务合作备忘录,开展穗法居家养老服务合作试点;并把居家养老融入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国家战略,开展养老服务领域“9 2”城际合作,创新推动区域间养老服务融合发展。

共享发展,大力推进居家养老服务均等化。广州市在对失能、失智、空巢、独居等特殊困难老年人予以重点关顾的基础上,按照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要求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适度普惠。广州市按照4.5床/千人的标准,在居住区配套建设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等养老服务设施,形成均衡布局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网络,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覆盖率达到100%。政府购买服务覆盖城乡符合条件的老年人,助餐配餐服务面向全体老年人。长者饭堂已经发展到972间,覆盖160多万老年人,“银龄安康”意外伤害保险实现全覆盖。每个街镇、每个城乡社区都覆盖社区养老服务设施,让全体老人享受到“看得见、摸得着”的实惠。

〔调研组组长:黎明,广州市副市长。组员:文国栋,青海省海西州委书记;麦尔丹·木盖提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应急管理厅党组书记;陈林,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青年工作部部长;詹琳,中央组织部机关党委(人事局)副巡视员。〕

主管单位: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
主办单位:中共福建省委讲师团、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理论处
承办单位:东南网
闽ICP备17028745号